重庆大学百科

广告

你知道重庆大学景点来历吗?

2012-01-10 15:22:50 本文行家:晨曦浅岸

重庆大学校门有一些过去的文化建筑都不存在了,我觉得是不是可以把现存的建筑和过去的建筑分开来,做成两部分。这是找的初步资料。已不存在的:1、尧(饶)家院尧家园的四合院很有味道,读书时候喜欢到尧家园,里面有邮局(取汇款,生活费来源),买菜票饭票,新华书店,文具店,杂货店,理发店,后来还开过录像放映厅。尧家园就好像是重庆大学的解放碑,非常繁华。里面还设置了报亭,老师和学生喜欢到尧家园免费看报刊杂志。最有

图片 1重庆大学校门

      有一些过去的文化建筑都不存在了,我觉得是不是可以把现存的建筑和过去的建筑分开来,做成两部分。这是找的初步资料。

        已不存在的:

        1、尧(饶)家院          尧家园的四合院很有味道,读书时候喜欢到尧家园,里面有邮局(取汇款,生活费来源),买菜票饭票,新华书店,文具店,杂货店,理发店,后来还开过录像放映厅。尧家园就好像是重庆大学的解放碑,非常繁华。里面还设置了报亭,老师和学生喜欢到尧家园免费看报刊杂志。

         最有名的,莫过于尧家园的摇摇冰,冰凉的桔子水上面搁一块小冰祺淋,用吸管这么一吸,连心都凉快。上完体育课,一杯摇摇冰是不能少的。周末三三两两坐在四合院内,吹吹难得的夜风,品品冰凉的摇摇冰,驱散了压在心头的重庆酷暑。


         很可惜,尧家园一去不复返了。

        2、老图书馆楼

         学校风水宝地办公楼原址是老图书馆楼,与现在的三教学大楼风格相似,外部为深黄色,红檐黑瓦坡屋顶两层楼。

         最早设计估计有4~5层楼,传说当时的设计师在梁柱结构计算时,遗漏了一个根号2,导致设计失误,施工时已无法弥补而勉强修建成两层楼的建筑,成为永久的遗憾。

         于是关于图书馆根号2的典故成为老师们的“活教材”,警钟长鸣!

        3、重庆大学钢厂

         本科实习的时候,先到重庆大学的钢厂实习,我们算是开眼界了。从书本上学习到的转炉炼钢一般在30吨-150吨,30吨算是小转炉,也就是说120吨的转炉一次出钢可达到120吨,如果一节火车按照60吨装载量来算,一炉钢就需要2节车皮。大多数情况120吨的路子出钢在140吨也不稀奇,都是车间的行车吊着钢包运载钢水。

        重庆大学的钢厂的炉子是150公斤,把150kg的废钢用手工装到炉子内,上面洒一些石灰就算是造渣剂,书本上的造渣原料起码有6~7种,先加入那种,熔到什么程度再加那种,有很负责的造渣制度,这里一切就简,就洒石灰呗。然后加电加热,速度奇慢,150kg的废钢居然要加热3个小时左右,120公斤废钢要是加入到120吨的大炉子,几乎几分钟就熔清了。炉子加热的漫长时间,工人在一边抽烟打瞌睡,我们有带队老师,虽然都觉得无聊,也不能走。好不容易等钢水化清了,化验,调整成分。150公斤的钢锭放在一节车皮里,你还以为是空车厢呢。

        要出钢了,两个工人居然用手抬着一个容器,就在炉子那里接钢水,然后倒入模子中,感觉就象小孩子过家家。大转炉出钢水时,钢花飞溅,十分壮观,巨大的行车吊钩把钢包吊走。

        我们总算搞清楚了,这不是炼钢,是化钢,而且是过家家的规模。重大的这个钢厂已经在A区消失,大家猜猜,钢厂在什么位置,现在修了什么建筑?原来现在的美视学院,就是重大钢厂的旧址。

        4、校内的大户人家庄园

        重大校园内大户人家的庄园何止尧家园一个,高电压实验室南侧学生食堂及基建处原址就是赵家花园(平房区)。尤其是附小东北侧的教师住宅(即人防洞口的)老幼儿园原址也是很大的法式育婴堂,那个庭院非常宽敞精致。

        80年代初修新华村教工宿舍,民工挖地基时,挖出两大箱银圆。这些银圆既不是满清时的大龙,也不是洪宪元年的袁大头,更不是民国时期的孙头,蒋头。上面全部是洋文没有汉字。有懂行人判断是法兰西文,也来头不小。有人叫喊挖地三尺,说不定还有希奇,于是民工继续深挖,发现两具十分精美考究的棺材。好奇心驱使,民工们打开棺材一看,是一男一女长着高高的鼻子,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古尸没有腐烂,倒是“干瘪”了。记得当时还吸引了不少人关注,只是缺乏文物保护意识,没有保护下来……

        5、重大发电厂

        相信吗?重大以前还有一座发电厂。其原址就位于现在的汉渝路小学和三座大山之间的白树林教工宿舍区内,厂内有一座用红砖砌成有60M高的烟囱,这可是当时重大乃至沙坪坝最高的建筑。几乎在沙坪坝这一片都能看见它伟岸的身躯。可惜的是,工厂建成后没有发几天电就长期闲置于此,高高的烟囱也就很环保地从不冒烟.时常有胆大的人在此练胆,他们沿着竖梯向上攀登,但是少有人登临绝顶。闲置的厂区不但时常看见练胆人的身影,更成了小孩儿的“游戏厅” (那可是玩的身临其景的真人游戏哟)。他们在这里捉迷藏,掏鸟窝,玩地道战(里面有曲曲折折的烟道)……

        6、 新华村食堂

        新华村有一个教工食堂,现在拆除了,大概位置是现在的附中。

        读本科那个时候,只觉得一天到晚肚子都是饿的,对食堂就特别关注。新华村的教工食堂,房子很老,高高的空间,里面都是黑区区的,长条登和方桌基本上看不出本色。女生坐上去一般垫点报纸稿纸什么的,我就没有那么多讲究。那个食堂的炸酱内包子味道特佳,下午4:30下课后从8教走到新华村的教工食堂,一圈学生就围在卖包子的窗口,挤的水泄不通的。菜票和饭票换成几个包子,迫不及待地咬一口,一股炸酱肉香沁人心脾,满嘴都是肉和汁。

        食堂还设有小炒,菜票丰富的季节往往奢侈一番来个小炒,可惜这种时机很少。某一次的炒小炒,我对成熟女生的看法还改变了。我去食堂的时候小炒还没有开始动作,时间早了一点,有一个看起来是大四的女生站在小炒土灶的旁边,我当时是大二,穿着军训的军装,这个师姐挺漂亮的。她看见我来了,主动往后站,我当时就纳闷了,会有人这么好,让我先?我就犹豫了,这个大四的姐姐看我犹豫了,她又往后退两部,看来要很执著地让位于我,我一瞧形式,也就站在第一位了。

        然后就等待、开炒,等我的小炒炒好的时候,我转身即将离开的时候,这个大四姐姐不知道啥时候她的男朋友也来了,她媚态万千地对她的帅哥说:“瞧见没有,我让这个新生先炒,让炒锅先用一次,我们的小炒就干净了”

         反正那顿小炒我是吃得最不爽的。

         7、几个礼堂

        松林坡礼堂位于校医院南端,现在空置了。

        记得70~80年代那里很有人气,学校的文艺汇演、电影播放就在里面,当然也留下了不少故事和回忆。那时叫:松林坡礼堂,后来国家限制楼堂馆所建设,学校的大型活动慢慢转移到风雨操场去了。

        B区的科学会堂原址在90年代前,也是个十分破旧的礼堂,结构材料还采用了楠竹,据说77级学生进校还临时进驻过,后来几经努力靠校友赞助和贷款等经过2期建设成目前的情景,其中配楼、空调、顶棚装修等还是合校后做的……

        8、重大实习工厂

        重大的实习工厂是很有名的,锻铸焊、车钳刨、炼钢厂、电机车间样样齐全,在“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年代,无论大学生还是中学生,每年甚至每学期都安排学工、学农劳动。重大的铁工厂、机械厂、发电厂以及校园农场都是学生实习锻炼的好场所。

        70年代后期,教职工家庭装备有电风扇的还不多。那时重大电机厂推出了一款价格为80元台式座扇,具有摇头功能,记得产品台面上还印有红色的“重大”两个字,就算商标了。质量很好,我家用了12年。还真是,风罩坏了,电机运行的噪音都很小,你们说怪不怪,那时还没有引进ISO9000,我们重大电机人就生产出了如此家电,叫海尔汗颜吧!

        现存的:

        1.东方红广场

        在60~80年代,钟塔处是一座毛主席塑像,高8.15米,外形设计与B区的一样出自一人之手,东方红广场的毛主席像的作者,就是后来雕塑毛主席纪念堂汉白玉主席座像的作者著名雕塑家,四川美术学院教授——叶毓山.校训墙题有毛泽东诗词《满江红》,2004年校庆改为校训语。校训墙上方有红太阳造型,上书“东方红”三个大字,故名东方红广场。1984年主席塑像拆除后,建钟塔至今。东方红广场以前是学校举行重要集会的地方,印象最深的就是1976年毛泽东追悼大会的场面。

        东方红广场还有一样设施非提及不可,那就是“太阳灯”。过去的校园,夜间的照明非常落后,校园夜空也没有现在的繁华和明亮。当时,学校在东方红广场西南角设置有一约30米高的铁架,上面安装了非常亮的“典钨灯”(也叫探照灯?),估计上千瓦,每逢节日就会打开,届时那里会聚集很多的人(现在那里又安装了两个)。在照明落后的年代,“太阳灯”好长时间都是重大的一个骄傲。

         2、琳琅园

        琳琅园是那时B区同学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十二舍那一带,有一些台阶和一个小花园。那里卖东西,还有一个理发室和一个电话亭,那时侯打长途电话没现在这么方便,经常有很多同学在那里等着打电话。另外,以前的老三舍也在那个地方,是一栋红色的建筑,二舍以前也住的是研究生。

        B区琳琅园建于80年代初期,建筑面积约60平方米,南依过去的男生3舍(城建系),背靠一遍平房(现在的12舍)。印象最深的就是当时社科系李光德老师给琳琅园的题字,非常漂亮。当年学生购物要走到很远的街面上去,琳琅园的开张给大家带来了方便。食堂0.5元一份的小炒也是那时兴起的。想起来那时建院学生食堂的服务全国知名:《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都有赞美的报道,后来我们同学聚会时,分到外地的同学还念念不忘呢……

        3、 思群广场

        思群广场在好长一段时间里重大人都叫她“新广场”,后来给郑思群平反后才慢慢正名的。

        文革期间该广场南看台(靠近1舍一侧)是一片树林,其间挖了很多的战壕,北看台原是一道坡坎,可安设枪靶,用于人武部的民兵练习用。西看台原是一组“窑洞”,一度成为重大摩托队的根据地,后来体育组用来存放器材了。历史上重大摩托队很威风,每逢学校运动会,摩托队就会表演“空中钻火圈”、“飞断桥”等特技动作等。

        在其东南角,曾经有一个金属跳伞塔,有40来米高,据说当时的重庆只有两个(另一个在大田湾体育场)。这个跳伞塔主肢体是三角形断面,中空;其中一个主肢焊有一组横置踏条,作为梯步供攀顶之用,我们儿时登顶后因顶部摇晃厉害差点没有下得地面,回想起来至今还有后怕.


        4、民主湖:

        说起民主湖的来历,不了解重大的人会和那个团结广场相联系,以为这里曾经演出过什么样的革命故事,实际上民主湖的演化变迁始终带着几分喜剧色彩。

        听老重大人讲,民主湖的前身是一片稻田芦苇地,典型的南方水田。白天有不知名的野鸟在其间穿梭,入夜更是晚风稻花香,蛙声响成片。

        20世纪50年代,民主湖所在的这片稻田被划进了重大的校园,尽管芦苇依旧,稻谷丰满,但那乡野自然之美,总与讲求秩序的校园多少有些格格不入。于是,便有学生倡议全校师生集体在这片苇塘上挖个湖,这倡议得到了广泛的响应。

        重大的学生干起体力活绝对不惜力,只是那一担担的稀泥要想顺利地运出苇塘颇让人伤脑筋。聪明的工科学生们在塘边的老黄桷树桠上挂个滑轮,顿时,繁重的体力劳动在同学们的手中就变成了有趣的物理实验。那个时候,时兴的口号是“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滑轮运稀泥的办法算是多快好省了。但在树上挂滑轮,特别是古树,在今天看来可能不利于环保。难怪至今还与民主湖水傍在一块儿的那颗黄桷树,枝干虬曲,树身几乎都匍匐在水面上了。

        关于民主湖的得名,更有几分浪漫童话般的色彩。据说湖挖完,堡坎砌好后,正当师生们为湖的命名议论不休的时候,湖畔的斜坡草地上居然出现了用麦冬草组合的“民主湖”三个大字。一时间,这个仿佛上天赐赠的名字便迅速流传开来。有人百思不得其解,真以为是什么神事儿。其实,说白了,也不过是人造的神话。听说,那个时候青年的思想深受五四精神“民主”与“科学”的影响,对“民主”二字更是情有独钟,所以在命名的议论中,浪漫的学生为使“民主湖”的提议能够被接受,便突发奇想出如此绝招,让学校不接受也得接受,青春的热情与固执让人不禁莞尔。

        5、寅初亭

        寅初亭的历史要追溯到1941年,当年3月,在庆祝马寅初六十大寿的会上,重庆大学援马会的代表提出了为当时还身陷囹圄的马寅初修建寅初亭,以为纪念。寅初亭在梅岭上破土立碑,整个建亭的过程中,社会各知名人士大力支持,冯玉祥为其题写了匾额。后国民党百般阻挠,重大援马会秘密地找了“土包工”,两天之内就把亭子修建了起来。次年的3月22日,黄炎培先生在寅初亭为老友做绝句一首,后制作成匾挂在亭中。1942年8月,马寅初获得释放,回校后看到寅初亭,惊喜交集,含着泪花在亭前摄影留念。


         6、 团结广场

        而团结广场则更是说来话长。广场是1932年建成,当时只是从俗地称“大操场”。1949年初,国统区经济凋敝,物价飞涨,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重庆大学等四所大学的教授会,于1949年2月在重大理学院召开联席会议,宣布从2月24日起罢教,揭开了“争温饱、争生存”的斗争。同年3月17日,重大等八院校师生员工四千多人,冲破国民党当局设置的重重障碍,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请愿,把斗争推向高潮。当晚,重大等四院校争温饱联合会,

分享:
标签: 人文重大 重大景点来历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